常熟女子逆行被查竟打交警视频 打交警女子遭人
上海林家宅37号超自然灵异案件
霍建华私生活不检点横店小炮王?  禁欲系的气息

上海林家宅37号超自然灵异案件

日期:2020-06-30 15:57点击数:

  上海林家宅37号超自然灵异案件 上海林家宅37号超自然灵异案件

  1956年的武宁路还是农田和一些沿街面的农宅以及一些工厂的仓库,老刑警说那里那个时候属于人烟稀少,晚上基本很少有人活动,那个时候那里刚刚属于普陀区,区政府刚搬到普雄路没有多少时间,他作为一个刚从警校毕业的民警被分配到了刑警,就在离公安局不远的地方有个小住宅区,当然那个时候住宅区就是些茅草房的村落而已。一天晚上他值班,半夜的时候电话响了。

  电话里面开始是喘息声,然后有一个不男不女的声音说自己杀了人,是来投案自首的,那个声音非常奇怪,而且电话里面杂声很大。那个年代私人电话很少,一般都是厂里面或者公用电话,但是公用电话这个时候基本也打不到了。当时刑警就问电话里面那个人在哪里,他说就在公安局隔三条街的一个住宅区。刑警感到情况很严重,就马上报告了值班的局长,同时通报了当地的派出所。于是局里面能马上调动来的几个刑警都出动了。那时的路面很坑洼,他们是坐着三轮摩托去的。

  来到那个住宅区,此时黑漆漆一片也听不到什么声音,一个老刑警就问那个接电话的刑警是哪家,刑警说是林家宅37号。打着手电筒找到37号,只见是座本地房子还是砖墙的。推开外面的木板门有一个小院子,那个刑警回忆说刚进院子,就看到一个个小旋风卷起地上的落叶,气氛十分古怪,刑警大声问屋子里面有人伐。但是没有人回答,屋子里面也没有亮灯。推门发现木门被从里面顶住了。这个时候派出所的民警也来了。他们照例了解了下情况。原来住这个屋子的主人解放前逃到台湾去了,现在屋子的主人是从河北调到上海来工作的一个男人姓叶,家里四口人,姓叶的老婆是个瘸子,两个小孩一男一女。这个时候老刑警说要找东西来顶开门。小刑警说不如敲玻璃窗进去。老刑警说要注意安全。于是他们敲开玻璃窗,然后小刑警就跳了进去。那个小刑警就是接电话以及后来转述这件事情的人。他当时带着个手电,但是刚跳进房屋的时候没有打开。

  上海林家宅37号超自然灵异案件

  进去以后发现站的脚下湿漉漉的,房间里面都是血腥味,又很黑小刑警非常害怕。跟着老刑警进来了,但是落地的时候没有站稳,滑倒在地上,老刑警也觉得地上不对劲,于是站起来打开手电一看自己身上全是鲜血,小刑警更荒了,于是两个人摸索到电灯开关,打开灯顿时惊呆了。这是间客堂间大概四个平方大小,只有张饭桌和一部童车,只见地上都是暗红色的液体,已经没到脚裸。小刑警说这些是什么。老刑警还算沉稳,低声说这是人血。小刑警用发抖的声音说怎么会有这么多人血。

  木门被打开后,派出所的同志回去打电话继续向市刑侦总队报告,留下老刑警和小刑警还有两个警察勘察现场。小刑警后来回忆说当时情况十分诡异,这栋两层楼的建筑他们上上下下找了一个人都没有,但是地上的人血到底是谁的,主人又去哪里了。据法医说这些血起码是六个人的。但是这家却只有四个人,邻居说这家人几个月前女的就带两个小孩回娘家了,男主人也好几天不见了。那么半夜报案的那个人又是谁。

  大概事发后一个月左右,有一天派出所民警得到居委会的人报告,说几个小孩下课的时候闹着玩发现林家宅37号的门是开着的。大家都知道一般这种现场都帖着封条的。而且那家的男主人经过调查也确定失踪了。调查组还去过那个女主人的老家,也都说根本没有回来过,所以除非是主人回来要么就是小偷进去过了。邻居也都知道那里发生奇怪的事情所以是不会进去的。专案组就派了小刑警和当地派出所的同志一起前去查看。

  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他们进入屋子的时候发现和那天晚上一样,地上依然都是黑色的人血,而且小刑警听到二楼有小孩子嬉笑的声音,那个时候接近中午,小刑警当场有点蒙了,一起去的派出所的同志也露出惊愕的表情,他们奔上二楼,却发现原本在底楼的童车就放在楼梯口却空荡荡根本没有人。

  回到局里,小刑警如实汇报了情况,大家都很纳闷,那个时候正好碰上运动期间,大家觉得古怪但是都没有说是否是鬼怪事件。大概过了十天左右,派出所的同志说据邻居反应林家宅37号昨天晚上二楼亮起了灯。于是专案组领导说这不是鬼怪说不定这个地方是什么特务的据点,决定夜晚守候伏击。

  上海林家宅37号超自然灵异案件

  那天晚上十分阴冷,大家埋伏在房子周围。到上半夜的时候二楼亮起了灯光,与其说是灯光更像是火光。于是领头的刑警示意大家进入屋子,留了两个人在外面以防特务逃走,于是三个人进入了屋子,小刑警也是其中之一,进入屋子后屋子里面没有奇怪的血了。他们悄悄走上二楼的时候谁都没有注意身后的门关闭了。第一个上到二楼的是姓黄的刑警他突然很回头看着跟在后面的小刑警脸上表情非常恐怖,小刑警上去一看,也愣住了,二楼和平时非常不一样完全是大户人家客厅的样子,还有张很大的餐桌,从餐桌上垂下一条雪白的手臂,手臂上还淌着鲜红的血,正滴到地板上。

产品分类